2016年4月15日

法律保密权适用于任何法律意见?

Super Worth International Ltd v Commissioner of ICAC CACV 168/2015一案中,原告尝试争论部分由廉政公署取得的文件受到法律专业保密权的保护。

原讼法庭拒绝接纳这个论点,裁定该些文件用作促使犯罪用途,所以该些文件属犯罪/欺诈的例外而并不受法律专业保密权的保护。但是,原讼法庭拒绝就以下两个争论点作出裁决:

(i) 法庭在裁定法律专业保密权时,应采用法庭所在地的法律,还是有关文件产生地的法律;
(ii) 法律专业保密权可否延伸到由非律师人士发出的法律意见。

这两个争论点在上诉时被提出来。

适用的法律

有关文件来自于新西兰的会计师。故此,原告质疑适用的法律应该是诉讼地的法律(即香港法律),还是文件来源地的法律(即新西兰法律)。

尽管上诉法庭承认法律专业保密权是一项实质的权利,可是“这是一项源自公众利益的权利,而其局限应考虑到本地公众利益的情况而定”。 上诉法庭也注意到“法律专业保密权的原理并不是取决于当事人的期望,而是法治的体现。而在香港,决定法律专业保密权的界限是香港法律”。

法律保密权是否包括非律师人士的意见?

原告同时声称由会计师发出的税务法律意见也应受法律专业保密权保护。

上诉法庭同意英国最高法院在R (Prudential plc) v Special Commissioner of Income Tax [2013] UKSC 1的决定,并拒绝接纳原告的论点,因为:

(i) 目前法律专业保密权的界限“属清楚、容易明白和应用的指引”。将法律专业保密权的适用范围延伸至非律师人士发出的法律意见将会“使这项指引失去了清晰性,同时令这个领域的法律陷入不确定的状态”;
(ii) 应否将法律专业保密权的适用范围扩大这个问题应留给立法机构而非司法机构决定。

犯罪/欺诈的例外

上诉法庭推翻了原讼法庭的裁断,指出有关涉案文件并不涉及任何刑事犯罪。上诉法庭同时强调犯罪/欺诈的例外不应广泛应用。

结论

法律专业保密权只适用于由合资格律师和当事人之间的保密通信。这项保密权不会延伸至非律师人士(本案的非律师人士为会计师)和当事人之间的通信,尽管有关的通信涉及到法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