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6日

“欺诈例外”在香港简易判决申请的应用

在Zimmer Sweden AB v KPN Hong Kong Ltd and another (CACV 172/2015), 上诉法院确认“欺诈例外”的广阔涵义适用于香港的简易判决申请。

案情
原告声称自己是一宗网络骗案的受害人, 被欺骗将一笔款项转移到一家立陶宛银行的户口, 其后该笔款项再被转移至第一及第二被告在香港的银行户口。

在申索陈述书中, 原告表示转移该笔款项是因为有欺诈成分的失实陈述及/或对收款人的身份出现错误。

在抗辩书中, 被告表示他们因“正常及一般的商业交易”而接收该笔款项, 故此他们是“真诚购买人及/或真诚地改变了自己的处境”。

在回复书中, 原告质疑被告在其抗辩书中所依赖的事实的真确性。

原审
原审法官基于原告的申索属“欺诈例外”而驳回原告的简易判决的申请。

原告将原审法官的决定上诉至上诉法院。

上诉
上诉法官同意原审法官的决定, 指原告在其状书中实质上已构成对被告的欺诈指控, 故此上诉亦被驳回。

影响
本案确认香港法院在简易判决中应用“欺诈例外”的广阔涵义。

可是, 在另一宗相似的案件Universal Capital Bank v Hongkong Heya Co Ltd (HCA 1211/2015), Zimmer Sweden 一案被法院区别。法院并同时指出“欺诈例外”并不适用于该案, 故此并不会阻碍原告申请简易判决。在该案中, 原告声称自己是一宗网络骗案的受害人而承受了金钱损失。该笔款项后来被转移至被告的香港银行户口, 最终转移至内地的第三者户口。法官指出原告的申索是基于被告的不当得益而非针对被告的欺诈指控。故此, 原告的简易判决申请并无因此而受阻, 而法官亦向被告作出了有条件抗辩的命令。

基于本所处理网络骗案的经验, 以及上述两宗案例, 网络骗案的受害人如希望取得简易判决以作出复还财产的申索, 应小心准备其状书, 避免在状书中作出对被告的欺诈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