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3日

Joint Administrators of African Minerals Ltd v Madison Pacific Trust Ltd [2015] 4 HKC 215

A 公司成立于加拿大,持有三间营运金属采矿的子公司75%股权,而B公司持有余下的25%。A公司为若干公司作担保人,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公司A同时押记其持有的两间公司股权予债权人。

A公司出现财政困难。随后,债权人权利转移至C公司(与B公司为同一集团)。债务人亦被要求立即还款。原来的担保品控管行亦辞任,并由香港公司Madison取代。最后,各方的谈判破裂,伦敦的高等法院委任了联席破产管理人。

破产管理人担心Madison会以比价值更低的价格将押记股权卖出,将会影响A公司的衡平法赎回权。因此,破产管理人分别在伦敦(A公司的利益中心所在) 和香港申请,尝试阻止押记股权被出售。

法庭判决

法庭首先考虑第一争议点。涉案的清盘人在伦敦被委任,然而A公司却在加拿大成立,香港法院因此需考虑是否可承认不在拟被清盘公司成立地委任的清盘人。法庭认为(而并没有正式裁决),因为跨境清盘的实际商业需要,法庭可承认上述的清盘人及有司法权主动协助海外清盘清序。

第二争议点则是,在没有法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普通法和衡平法容许上述清盘人取得怎样的法庭命令。法庭裁定香港并没有延期偿付(moratorium)的法例。本案的申请并不是基于计划的做法会损害衡平法赎回权或清盘公司随后有还债能力,并不符合普通法或衡平法的要求。因此,法庭驳回申请。

影响

本案反映跨境清盘案件统一于一国法院(modified universalism)的趋势。法庭一般会在国际公约签署前,便因应情况向他国的清盘程序提供协助。尽管香港法庭承认不在成立国委任的清盘人,法庭仍会谨慎给予带有限制性的济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