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25日

跨境破产法律的新突破:《关于开展认可和协助香港特别行政区破产程序试点工作的意见》的解读

2021年5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律政司签署了《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协助破产程序的会谈纪要》(以下简称“《会谈纪要》”)。为了细化、落实《会谈纪要》,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关于开展认可和协助香港特别行政区破产程序试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试点意见》”)。

这是内地和香港首次就跨境破产协助出台专门性文件,《试点意见》在案件受理、审查条件、认可对象、协助方式、破产财产分配等方面提供了契合时间的明确指引,开内地和香港跨境破产专门性文件之先河,符合开展跨境破产协助的需求趋势。

本文将为读者简要介绍《试点意见》的主要内容。

一、 试点地区范围

《试点意见》明确支持在内地采用试点方式,划定试点地区。考虑到与香港相互投资的规模、港资企业数量等因素,《试点意见》将内地试点地区划定为上海市、福建省厦门市、广东省深圳市,并由这三个城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开展认可和协助香港破产程序的试点工作。

对于香港而言,香港依据普通法原则认可和协助内地破产程序,协助的范围不限于上述试点地区人民法院所进行的破产程序。在此前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2020] HKCFI 167一案和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2020] HKCFI 965一案中,香港法院已经以内地法院的破产程序与香港清盘程序一致,是一项集体清盘程序,且在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认可并协助了内地的破产管理人。

二、 申请内地法院认可和协助的香港破产程序的主体

《试点意见》第3条规定,香港破产程序中的清盘人临时清盘人可作为申请内地法院认可和协助的香港破产程序的主体,即定义为“香港管理人”

三、 适用案件范围

(一)破产程序的性质

在破产案件的程序性质方面,《试点意见》适用于内地与香港之间具有相似性的集体性债务清理程序。内地和香港的破产程序分别包括:

  • 内地的破产程序:包括破产清算、重整以及和解程序。
  • 香港的破产程序:在《试点意见》第2条指出“香港破产程序”是指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公司条例》进行的集体清偿程序,包括:
       (1) 公司强制清盘;
       (2) 公司债权人自动清盘;
       (3) 由清盘人或者临时清盘人提出并经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司条例》第673条批准的公司债务重组程序。

不予认可或者协助的香港破产程序

另外,《试点意见》也对内地法院应当裁定不予认可或者协助的香港破产程序的情形作出了规定,包括:

 (1) 债务人主要利益中心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连续存在未满6个月的;
 (2) 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的;
 (3) 对内地债权人不公平对待的;
 (4) 存在欺诈的;
 (5) 人民法院认为应当不予认可或者协助的其他情形;及
 (6) 香港破产程序违反内地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违背公序良俗

(二)管辖要求

《试点意见》第4条对破产程序的地域以及时间作出了标准判断。第4条规定,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系债务人主要利益中心所在地的香港破产程序。

“主要利益中心”一般指债务人的注册地。同时,人民法院也会综合考虑债务人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主要营业地主要财产所在地等因素认定。

对于时间标准,《试点意见》第4条也规定,香港管理人申请认可和协助时,债务人主要利益中心应当已经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连续存在6个月以上

(三)连接因素

《试点意见》第5条明确了香港破产程序与内地试点地区的连接点,包括债务人在内地的“主要财产”位于试点地区、在试点地区存在“营业地”或者在试点地区设有“代表机构”,香港管理人可以依据《试点意见》向该试点地区的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认可和协助香港破产程序。

如果向两个以上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出申请的,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辖。

四、  香港管理人在内地的履职的职责范围

《试点意见》第14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可香港破产程序后,香港管理人可以依申请在内地履行相关职责。

然而,如香港管理人履行的职责涉及放弃财产权益、设定财产担保、借款、将财产转移出内地以及实施其他对债权人利益有重大影响的财产处分行为,需经人民法院另行批准。

另外,香港管理人履行职责,不得超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范围,也不得超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范围。

五、  认可香港破产程序后的法律效力及临时措施申请

(一)在内地法院申请保全
《试点意见》第9条规定,内地法院在收到认可和协助申请之后、作出裁定之前,可根据香港管理人的申请,依法采取保全措施

(二)法律效力
在内地法院认可香港破产程序后,即发生与内地启动破产程序类似的效力,例如:
  (1) 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的清偿无效;
  (2) 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在香港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该诉讼或者仲裁继续进行;
  (3) 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

六、  协助方式

《试点意见》指出了内地法院认可和协助香港破产程序的两种方式:

(一)依申请允许香港管理人在内地履职。履职范围限于两地法律规定的交集部分,即香港管理人在内地履职不得超出其在香港破产程序中的职权范围,也不得获得超过内地管理人的更优待遇。

(二)依申请指定内地管理人,由其负责债务人在内地的事务和财产,两地管理人进行最大限度的合作。具体采用何种协助方式,由法官根据案件情况和申请事由来判断。

七、  总结

跨境破产协助利益关涉重大、法律问题复杂、实践经验不足,通过原有模式开展协助难度较大。内地和香港法律人一直以来不断探索解决问题的新思路新方案。《会谈纪要》的签署和《试点意见》的颁布,是内地和香港在民商事司法协助上取得的重大突破。这充分彰显了“一国两制”的独特性,使得香港进一步与内地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开展跨境破产协作机制。

《试点意见》为内地和香港破产程序相互承认与协助提供了明确的指引,我们期待《试点意见》未来的实际适用,并不断扩大其适用范围,为两地的跨境破产清盘提供更广阔的前景,进一步促进两地经济贸易的发展。

本文由本所合伙人,诉讼及争议解决部主管徐凯怡律师卢家俊高级律师甘子豪律师助理共同合著。若阁下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联络本所徐凯怡律师 (heidi.chui@sw-hk.com) ,或点击参阅《试点意见》《会谈纪要》的全文。

于本文中提供的一切资料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法律意见,资料亦受制于适用规定及法例不时的更新与修改。若需取得相关法律意见,须咨询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