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日

最新香港仲裁案例: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不影响仲裁庭管辖权

简介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制定交易合同时会考虑采用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 (multitiered dispute resolution clauses)。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的特色在于其要求各当事方在发生争议后需先进行友好协商 (negotiation in good faith) 调解 (mediation),并只有在协商或调解无法解决争议的情况下,才能诉诸诉讼 (litigation) 或仲裁 (arbitration)。虽然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在商业合同中被广泛采用,但若一当事方在开展仲裁前并没有依据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设定的机制进行协商或调解,仲裁庭的管辖权以及其作出的仲裁裁决的效力就存在不确定性,另一当事方可能会向管辖法院提出异议或撤裁。

在最近的C v D [2021] HKCFI 1474 一案中,香港法院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澄清,确认当事方有否依据协议中的前置争议解决程序进行协商或调解是仲裁申请可否受理的问题 (issue of admissibility),而不是仲裁庭管辖权的问题 (jurisdiction of the tribunal)

事实背景

本案的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皆为经营人造卫星生意的公司,双方签署了一项共同合作开发建造人造卫星的协议 (下称“该协议”)。该协议的第14条是一条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 (下称“该条款”),该条款约定,当事方在争议发生时应先真诚地尝试以协商的方式解决争议 (“the Parties shall attempt in good faith promptly to resolve such dispute by negotiation”),且任何一方可以以书面通知的形式将争议交由双方的行政总裁进行解决 (“Either Party may, by written notice to the other, have such dispute referred to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 of the Parties for resolution…”)。该条款进一步约定,如果在六十个工作日或双方认同的时限内,争议未能通过协商解决,任何一方可以将争议提交只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并根据当时现行的《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进行仲裁 (“If any dispute cannot be resolved amicably within sixty (60) business days of the date of a Party’s request in writing for such negotiation, or such other time period as may be agreed, then such dispute shall be referred by either Party for settlement exclusively and finally by arbitration in Hong Kong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in accordance with the 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 in force at the time of commencement of the arbitration…”)。

合作期间,被申请人的行政总裁去信申请人的董事会主 (并抄送其他董事)(下称“该信函”),告知他们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产生了争议,并邀请申请人的管理层进行改正。被申请人在该信函中亦提出其愿意根据该条款提交该争议交由双方的管理层解决。但被申请人之后并未有将该争议提交至申请人的行政总裁。

随后,被申请人发出仲裁通知,针对申请人展开仲裁程序。申请人认为因为被申请人没有根据该条款发出协商要求,因此仲裁庭并没有管辖权,并提出了管辖权异议。仲裁庭认为该条款要求双方在仲裁前真诚地尝试以协商方式解决争议是强制的 (mandatory),但将争议交由双方的行政总裁解决则是选择性的 (optional),而该信函满足了该条款的协商要求。基于此,仲裁庭驳回了申请人的管辖权异议并作出了被申请人胜诉的管辖权及责任的部分裁决 (Partial Award on Jurisdiction and Liability)(下称“该裁决”)。

法庭判决:仲裁申请可否受理 vs 仲裁庭管辖权

申请人认为仲裁庭并不具备管辖权,进而向香港法院申请撤销该裁决。根据香港《仲裁条例》(第609章) 第81条的规定,如仲裁裁决处理的争议不是提交仲裁意图裁定的事项或不在提交仲裁的范围之列 (第81(2)(a)(iii) 条) 或者仲裁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与当事方的约定不一致 (第81(2)(a)(iv) 条),则该仲裁裁决可以被香港法院撤销。

香港原讼法院在分析了一系列的学术著作及之前英国、美国及新加坡的案例后,认为国际上普遍的观点是当事方有否依据协议约定进行前置争议解决程序是仲裁申请可否受理的问题,而不是仲裁庭管辖权的问题。法庭作出此认定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争议解决程序决定的不是争议应否交由仲裁庭裁决,而是争议于何时交由仲裁庭裁决。因此,除非当事方在协议中明确约定未遵循约定的前置争议解决程序将导致仲裁庭不具备管辖权,否则仲裁庭的管辖权未必会受到影响,其中包括就当事方有否遵循前置争议解决程序的问题作出裁定。基于以上理由,法庭驳回了申请人的撤裁申请。

评论及要点

此判决对于香港仲裁法律的发展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判例。在此之前,未能依据协议约定的前置争议解决程序进行协商或调解可能会导致仲裁庭不具备管辖权,增加仲裁裁决被撤销的风险。在本案中,香港法庭为这一问题提供了确切的指导,确认了当事方未能遵循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中约定的前置程序应当作为仲裁申请是否可受理的问题,而并不必然导致仲裁庭的管辖权产生问题,亦未必会构成法庭撤销仲裁裁决的基础。基于此判例,日后仅基于未遵循约定的仲裁前置争议解决程序的撤裁申请极有可能会被法庭驳回。

虽然如此,若想要稳妥开展仲裁程序,当事方仍然需要谨慎制定及严格履行多层次争议解决条款。若当事方没有遵循协议约定的前置争议解决程序,仲裁庭可能会搁置仲裁程序甚至拒绝受理仲裁申请。

本文由本所合伙人,诉讼及争议解决部主管徐凯怡律师卢家俊高级律师黄晊晄律师撰写。若阁下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联络本所徐凯怡律师 (heidi.chui@sw-hk.com)。

于本文中提供的一切资料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法律意见,资料亦受制于适用规定及法例不时的更新与修改。若需取得相关法律意见,须咨询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