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8日

与其等待美国税改,可以主动创造低税区税籍吗?

优惠的税收政策有助吸引境外投资者,特朗普税改是为了实现竞选承诺还是纸上谈兵?不管美国税改是否成功,CRS的执行都会加大中国税改的力度,现在是大数据云计算的时代了,你还在执行石器时代的税务规划方案吗?

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提出:“真正重要的不是谁来执掌我们的政府,而是我们的政府是否民有?” 有人说税改只是博个噱头,来讨好中产阶级精英,挽救特朗普低迷的支持率;也有说这是个套路,前提是美国财政收入不崩盘,希望减少企业负担,提高美国的投资吸引力;更多人认为美国税改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玩意。

美国税改简介
为大家划出了税改法案的两个重点:
1.个人所得税:原有的7档简化为3档-分别是12%,25%,35%
2.企业所得税: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调降至15%(加上地方所得税,综合税率为20%左右)。并实行属地征收原则。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如果税改考虑不够细致,某“税务优惠”就可以引发其他阶层的不满。必须平衡各方利益,还需要考虑财务健康的持续性与对长远经济发展的影响。

正因如此,税改最终是否能通过国会,估计美国政府还要提出更多数据,包括税改如何改变不同工薪阶层的收入,创造额外就业职位以及加大企业投资意向等。当然,最近容许加大财政赤字的法案通过,增大了黑天鹅事件发生的可能。

赴美投资需要同时办移民吗?
中国企业家的行动往往是迅速的: 美国税改的消息加上CRS的实施导致近月更多人士考虑赴美投资,其中包括投资当地房产。但以现行美国税务法规来说,投资美国房产,不管投资者的国籍与居住地,已经产生美国增值税和遗产税等问题。对于另一些准备利用美国技术和人才的企业主,会加速设立美国研发中心或其他企业主体,我们看到有些虽然项目资金还没到位,但企业主已开始申请绿卡。长远家人在美国定居,逐步把重心转移。

请记住: 个人身份筹划是有多个考虑因素。无疑现在这份减税计划非常吸引,但很多细节还没确定。由于美国纳税人定义是绿卡持有者(不管居住地);或者没有绿卡,也会按照非常有限的居留时间来认定是否全球所得征税。所以在美国进行投资的客户,不但不应该急着办理绿卡,更要算好在美国的逗留时间,投资与身份筹划不是必然划上等号。

资产代持问题多多,创造合理避税条件从改变税籍开始
美国财政部及国税局披露:2016年放弃美国籍高达5411人,连续4年刷新记录。如果包含放弃永久居民权人士,数字应该更高。除了避免沉重的税负及复杂的资产申报,也为了可以拥有更多海外金融投资的机会(因为海外金融机构都不愿意增加配合美国税务监管的合规成本而放弃服务美国客户)。 我们遇到的客户早年没做规范的美国税务申报,现有需要加大美国投资,才发现需要请律师协助梳理资产来源,罚款滞纳金与违法后果严重。

目前为止,国内移民申请者请税务专家做登陆前规划是非常少的。更多是执行民间偏方,通过资产转移亲属代持来解决。但这样只会产生更多问题与风险,包括以后的税务合规与继承问题。

试想一下:如果你的资产转移父母代持是因为逃避美国税务申报,父母去世后,你的兄弟姐妹宣称这是父母遗产,相信你是不敢否认维权的。或者到时中国有遗产税,税金也没有准备好,需要“放弃继承”自己辛苦赚来的资产,也太可笑了吧?中国投资人在没有了解美国综合税负与规划方向,贸然成为美国税务居民是危险的。

美国在2015年实施13项工程里面就提到要打击海外逃税项目:企图把绿卡持有者的境外金融账户和离岸公司账户一网打尽。肥咖法案的实施当然是重要的配套设施了。不要忘记现在是大数据云计算的时代了,所有的生活环节,包括消费,银行转账,打车,定位等都留有痕迹,随着新手机与无人店的出台,掌握你指纹,头像等生物识别的机构只会愈来愈多,加上个税,社保,资产等的大数据一起联网,查税是不用专管员坐在你面前的!

从税收方向筹划个人身份,香港是好选择吗?
美国是税法执行力度很大的高税区,在每州财政情况不一样的情况下如何改革为低税区我们拭目以待。但一定要记住美国是两党轮替的民选国家,减税的政策稳定性是不确定的。

与个人有关的税种一般分为个人所得税,增值税及遗产税等 。三者之间,以增值税与遗产税后果更为严重。而遗产税又往往与赠与税挂钩。这些税种都是偏向属人也属地的。所以,从个人税务筹划的角度而言,香港,新加坡这种少数属地税收政策,各方面生活设施齐备的发达地区是理想的身份或居住地选择。

预期等待不确定的美国税改,要不我们聚焦看看本来就是低税地的香港:香港遗产税在2006年已经带头取消,意味与传承关系最密切的那一把刀已经没有了。香港个人所得税率累进最高为17%,企业所得税率为16.5%,远低于中国或美国。最近香港特首建议企业200万利润内的所得税从还要降低至8.25%,为中国企业走向国际提供更优惠的平台。

虽然香港已经取消了投资移民政策,不等于打算发展境外业务的中国企业主不可以申请输入内地人才计划定居香港的。相对其他国家,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居住要求相对比较弹性。由于香港的特别地位,对于在中国有业务,取得香港身份后需要常驻大陆的中国企业主,也不用像其他国家护照持有者一样,只能以商务/工作签证有期限逗留中国。

香港的司法独立性与金融中心地位是世界前列的。选用香港公司建立国际品牌,扩张自己商业帝国同时获取低税地身份,提供税收筹划的空间,这或许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香港移民政策也是逐步收紧,建议想设立香港公司同时安排税籍的客户尽快做好安排,我们可以与有大学学历的有兴趣人士讨论方案。

对于高资产净值人士来说,家庭成员的居住地与国籍安排是非常重要的,当中如涉及高税区国家,移民申请前的合理避税筹划更是刚需。如需了解更多身份税务筹划方案,请联系你的税务律师/家族办公室。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成立了香港及新西兰信托公司,可为客户提供信托咨询或受托人服务。且曾荣获香港家族办公室协会颁发“最具特色家族海外信托策划服务奖”。

分享资讯助人自助,谢谢关注微信公众号或浏览官方网站www.sw-hk.com。如需节录或转载,请注明资料来源为微信公众号swc_hk。

免责声明: 于此提供的资料只供参考,须以有关国家/地区法律顾问的法律意见和有关政府行政与司法机关对于适用的法例的解释和应用为准;上述资料亦受制于适用法例不时的更新与修改,如因上述资料而引至任何人士或单位蒙受损失,该人士或单位须自行承担一切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