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5日

简易判决机制得以优化:「诈骗例外规则」被废除

介绍

2021年8月20日,香港司法机构代表香港高等法院规则委员会及区域法院规则委员会发布新闻公报,在宪报刊登《2021年高等法院规则 (修订) 规则》及《2021年区域法院规则 (修订)(第2号) 规则》(统称「修订规则」)。修订规则亦已提交至 2021 年 8 月 25 日举行的立法会会议,进行先订立后审议的程序。待相关立法程序完成后,修订规则将于 2021 年 12 月 1 日生效。

何为简易判决?

根据《高等法院规则》(第 4A 章) 及《区域法院规则》(第336H章) 第14号命令第1条及第5条规则,原告人 (或提起反申索的被告人)可以以另一方无法抗辩为由,在无需进行全面审讯的情况下,于法庭程序的初期申请取得判决。换言之,第14号命令为法庭诉讼各方提供了一个无需进行全面审讯而取得「快速判决」的特快机制。

诈骗例外规则

需要注意的是,简易判决的申请程序并不适用于某些诉讼,其中包括基于诈骗指称而提出的申索 (即「诈骗例外规则」)。

在上诉法庭案件 Zimmer Sweden AB v KPN Hong Kong Limited & Brand Trading Ltd [2016] 1 HKLRD 1016(下称「Zimmer」)一案中,上诉法庭确立了适用诈骗例外规则的准则。当时为高等法院上诉法庭副庭长的林文瀚法官对诈骗例外规则是否应该继续在香港的现代诉讼环境下存在提出了质疑,并建议探索废除诈骗例外规则的可能性。有鉴于此,司法机构重新审视了诈骗例外规则的适用性及范围,并决定修订法例以废除诈骗例外规则。

废除诈骗例外规则的理据

根据司法机构政务处于 2021 年 8 月发表的立法会参考资料摘要,司法机构提供了以下的理据支持废除诈骗例外规则:

1. 由于诈骗案在香港不存在要求有陪审团参与审讯的权利,香港没有保留诈骗例外规则的实际需要;
2. 香港的现代诉讼环境中没有充分理据支持诈骗例外规则的继续存在(如 Zimmer 案中所述);
3. 即使被指称诈骗的被告人在审讯中有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但这能否作为剥夺原告人寻求简易判决的权利,甚至在被告人仅提出象征性抗辩的情况下,原告人为取得济助而承担全面审讯的所有费用的理据值得质疑;及
4. 英格兰自 1992 年起已废除诈骗例外规则。

观察及评论

在修订规则提出之前,即便是在非常明确的诈骗案件中,受到损失的原告人也需要避免对另一方提出有关不诚实的申索以规避诈骗例外规则。我们亦在之前的文章中对Zimmer案作出解读 (参见“欺诈例外”在香港简易判决申请的应用链接) 并提醒网络骗案的受害者需要审慎拟定法庭状书以避免作出任何涉及诈骗的指控。为了克服这一例外规则并尽快取得简易判决,原告人通常唯有基于其他案由提出申索,例如財物复还 (restitution) 及不当得利 (unjust enrichment)。

废除诈骗例外规则无疑会帮助优化简易判决的申请机制,以及配合不断演变的法律环境,从而维护诉讼各方的利益。这一修订尤其是会受到网络骗案受害者的支持和欢迎。考虑到香港近年来网络骗案的数量在急速增加,与Zimmer案境况类似的诈骗案受害者现在可以利用简易判决的申请机制向被告人追索赔偿,而无需参与冗长的法律程序和耗费额外的法律费用。

我们相信诈骗例外规则的及时废除将会使更多骗案的受害者受益,而且预计会有更多的原告人会在适当的情况下妥善利用简易判决这一机制通过较为快速且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取得法庭判决。

本文由本所合伙人,诉讼及争议解决部主管徐凯怡律师黄晊晄律师陆卓楠实习律师共同撰写。若阁下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联络本所徐凯怡律师 (heidi.chui@sw-hk.com)。

于本文中提供的一切资料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法律意见,资料亦受制于适用规定及法例不时的更新与修改。若需取得相关法律意见,须咨询法律顾问。